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砲名的統一及其進步

  據宋代史的兵志,真宗咸平五年(一OO二)有人發明了手

砲,自此以後,砲的名稱統一固定,統名之日砲-或寫別體作炮

-不再見機石飛石發石拋車等雜亂的名稱了。當時的人以為拋擲

石塊殺人的叫做砲,擲火種放火灼人的叫做炮。不過無論拋出去

的石或火,砲的構造並無不同,砲的本體還是一個,所以依然是

寫作炮或寫作砲,都沒有甚麼不可以的。只是用發石機發射火種

薰灼敵人,遠在發石打殺敵人之後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而以機發火,最早記載於路振的九國志。因此發火砲由此開

端,再經五十餘年的演進,到宋代便成為石火兩用的炮了。在未

初的幾十年,仍然沿用老習慣叫砲為發石機。於靖康元年,東京

的攻防戰,是中國戰事大量用炮的首開記錄。

 

拋擲石塊的人力拽放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自曹操做發石車-再往上說,自范蠡兵法提出的發石機,經朝

隋唐,直到北宋末年的汴京攻防戰,所用的雖有發石車雹車碻

車拋車。石車砲砲之中又有七梢砲、撒星砲、旋風砲、九牛砲

、七星砲等等名稱之不同,但有一重要的共同之點,千年不變

,這一點就是用人力拖拽放射,所放的是大塊石頭。

  最早見到砲是拽放的。至於所放的是石頭,不但三國時代的

砲,逕直名為發石車一望而知,唐代的拋車也說明是飛石拋石

,直到汴京攻防戰還是一則日砲石,再則砲石金軍的旋風砲既

放射磨盤碡,宋軍的九牛砲也放擲磑磨,其為放射石塊,自無

e義。如是可知此時之砲,無論就發射或彈丸說,與火藥無關

,雖不能此火藥尚未發明,但最低限度,可邆此時火藥尚未用

於兵器,足以糾正一般以為有砲就有火藥的誤解。發射的動力

是多人拽放,這一點與當時砲的型式有密切關聯,我們先瞭解

砲的構造。而在武經總要單梢砲、雙梢砲、五梢砲、七梢砲、

旋風砲、虎礣砲、拄腹砲、獨腳旋風砲、旋風車砲、臥車砲、

車行砲、旋風五砲、合砲、火砲等十四種。

其中,

單梢砲有拽索四十條,一砲由八十人拽。

雙梢砲有五十條,由一百人拽。

五梢砲有七十五條,由一百五十人拽。

七梢砲有一百二十五條,由二百五十人拽。

如果砲石所及太遠,超過目標,則減拽砲人;太近不及目標,

則添拽砲人,可以百分百證明,其發射動力,全在於拽砲人拖

拽的力量。至於發射主要部份所謂「梢」究竟是甚麼東西?是

不是與後代裝火藥的砲管相同?有關聯其答案完全是否定的。

此時的砲,梢是竹木製成,一梢就是一根獨木或竹,若干梢就

是若干根木或竹攢合製成,大砲小砲的區分,在於梢的多少用

麻索生皮縛綁在一起。梢的多寡與長短成正比,發石所及的遠

近,又與梢的長短成正比若用於攻城,目標在於城牆上的樓櫓

及守城將士此外視力之所及,力求長大及遠而砲身就是一根-

或多根-簡單的大木條,它的作用是槓桿,與後代用銅鐵鑄筒

裝盛火藥的作用,完全不同以如此筒陋的砲身,決無使用火藥

的可能,這是這一階段中的砲-無論名稱上有何不同-絕對沒

有使用火藥的最好證明。

汴京之役以後的發石砲

自靖康元年宋金汴京之戰,到寧宗紹定五年(西元一二三二)

蒙古與金人的汴京爭奪,並經百零六年之久,在這百餘年中,

砲的本身無大進步,依然是人拽發放石塊。不過在此期間,出

現了火藥用於戰爭的事實,而且竟有三四個例案,這是火藥砲

的先軀,雖然使用方法還甚原始,但空谷足音,已足令人聞之

色喜了。而歷史上的所謂火砲,是用砲拋擲火種,灼薰敵人的

,此種火種,以松脂(即松香)灌油,點燃放射,其成份與火

藥無關。因之此處之火砲藥,既無法證明其為火藥,則解為以

火砲拋擲之火種,較為妥當。其次雖有長竹竿,揆其文意,並

非作火槍槍管用,此由其與撞槍釣鎌對舉而知。其文云,火槍

撞槍釣鎌各數條,皆用兩人,共持一條,準備天橋近城,於戰

棚上下使用。俟敵人天橋近城,用撞槍搗毀其外蒙牛皮氈被等

物,釣鎌則伸入天橋車架內,釣拉拆毀,兼防其逃逸撤退,火

槍則點燃火種,置於竹竿一端,直接-不用拋擲-爇天橋,之

起火焚燒。作用如此,與用竹管發射火藥者,相去懸殊。

下一頁